《圣经》说:要走进窄的门。因为引到黑暗和灭亡,往往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光明和永生,往往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我想,这是说追求正义和真理,要付出更多的艰辛、经历更多的考验,很多人会因此放弃和错失,但弃暗就光,前程明亮!

                                        守   望

    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春节已经临近了。岁末年首的事情特别多,每天要处理繁杂缭乱的公务,每天要穿行在车水马龙之中,很难静下心来梳理文路。去年写作时,我就有过类似的感受,匆促而就的文字粗糙和不如人意,于是我在年终大会上说,来年休养生息不再写。
    后来在《金榜心苑》上看到了同事写的一篇文章,“张总曾说,世纪金榜会帮每位员工实现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让张总知道,我对他的年终力作是多么的期待。因为作为一名普通员工,那是唯一一种能和张总直接交流的方式,尽管只是聆听。所以当我听到张总说以后再也不写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某种美好遗失了一样……”这真切的话语足以打消我一切的懒惰和借口。我不能选择轻松、放弃责任,那就是走进了“宽的门”。我清楚地记得那位同事名叫王翠,我始终感念那份等待和守望。
    还有些钟爱和守望令人感动。4月23日,金榜十年盛大庆典隆重召开,庆典是至诚朋友的沸腾聚会,是情义倾诉的动人时刻。
    广西唐旭亮老师,一个从金榜很弱小时就与我们结缘的壮族汉子,他在讲台上向全国的朋友宣示:“我们是世纪金榜的铁杆‘粉丝’,是‘钢丝’级的,因为有世纪金榜,我们觉得有希望!”
    湖北常学功老师说:“许许多多教师的成名得益于世纪金榜,许许多多学生考上名校也得益于世纪金榜,真诚地感谢世纪金榜!”
    江苏张建玲老师说:“每年我们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教辅材料,一大摞码得高高的,但我们只为世纪金榜而等待和守望!”
    十年厉行质量和情义路,赢得如此敬意和感恩。十年里,满天的星光见证过世纪金榜人的忘我付出,峥嵘的岁月有我们流淌的汗水和泪水,是那份信任期许和真情守望给了我们无穷的动力,我们也一直战战兢兢地行走在窄的门里,并因此取得了些许成功,这是世纪金榜事业发展弥足珍贵的经验。

                                        骄   傲
 
    十年庆典把我们推向炫目的高处,辉煌和胜利被放大和托举。在鲜花和掌声中,我们开始以成功者自居,事事处处都掩抑不住胸中的志得意满。
    5月份的时候,我因公司盖楼的事情与一位同学巧遇,酒宴间我们即兴飚歌。同学是我大学时的团支书,年轻时是各种文艺活动的积极分子,很让五音不全的我向往和羡慕。阔别经年,我因为有了场合上的磨练,自认为已大有提高,应该与同学缩小了差距,结果却是被同学的歌唱水平震得无地自容。那一晚我想了很多:我还是我,我只是我,除了比别人多一点认真和努力,我没有什么长处。
    人有了一点成绩往往就会满足,就会骄傲,就会忘乎所以,最终让自身成为发展和进步的最大障碍。在2009年中,营销的领导同志过高地估计了世纪金榜在行业中的主导作用,制定了背逆主流的价格,在市场上遭遇被动;产品部的领导满足于曾经的质量巅峰没有更大的突破,以致跟风和仿冒四起,压缩了产品优势,这正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世纪金榜的销售增长率曾经跌落到个位数字,一度向负增长逼近,为历年之最差!那些日子我食不甘味,那些日子我忧心忡忡。
    危险的形势让我清醒过来。环顾四周却发现,我能改变了自己,却无法调控整体的步调。世纪金榜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宽的门”,危机四伏!

                                        困   境

    为了扭转危机,公司连续处理了几个事故,力图抓住每一个错误认真纠偏。但是,处理的过程并不顺畅,许多领导也不买账,有包庇员工错误的,有议论处罚轻重的,有位领导甚至信誓旦旦地要拿自己的人头来担保犯错的同志,骄狂固执的情绪弥漫在世纪金榜的空气中。
    想一想,在金榜十年的征途中,我们既有开疆拓土的豪迈,也有多年不愈的沉疴。自以为是、小团体主义、执行力变差,种种积弊包围着世纪金榜,我感受到了黑暗和灭亡的气息。
    6月,我亲自召集了一次全体中高层管理人员会议,要求所有同志必须按时参加。在外出发的两位领导为此专门改签了机票。会议没有例行议程表的发放,没有人知道会议的内容。晚上,我专门换上一身黑色的衣服登上了讲台,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为世纪金榜致哀!因为有很多同仁正在用自己的行为为公司掘坟!”全场陡然静默。
    我一个人足足讲了有两个小时,陈列公司种种乱象,深挖思想根源,涉及部门公开批评毫不偏袒,涉及领导指名点姓不留情面,有人震惊、有人被刺伤,有人深埋下头,每个人的神情中都难掩沉重。其实,讲台上的这份孤独是极其痛苦的,我又何尝不想轻松地度过,何尝不想一团和气呢? 但一想到世纪金榜的未来,一想到我的责任,我必须坚定地“走进窄的门”,因为走进这扇门,便看到了世纪金榜的光明,便迎来了世纪金榜的新生!
    会议让各位领导受到了很大的触动,但沿袭已久的处事习惯很难根本扭转。为此,我又安排总经办深入了解各部门整顿和纠偏的情况。接受调查的员工都是随意选取的,竟没想到有的员工任凭如何引导和启发,就是不肯反映情况。第二天凌晨,综合管理部门一位姓王的同志发来电子邮件,表达了对可能引起部门领导报复的担心,请求不参加调查纠偏活动。这带给了我极大的震动,个别领导的本位保护主义已经非常严重,个别部门的生态环境已很不和谐!
    这让我感到非常苦恼,同时也激发了我的思考。我想到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提到的一个观点,“微软的所有副总裁全部可以互相轮替”。是的,领导们只有离开了原先的工作环境,才能真正开阔心胸、转变视角,才能真正经受锻炼,改掉弊病。这让我下定决心,在世纪金榜推行轮岗。就这样,革故鼎新的浪潮敲打着固步自封的心灵,许多人终于焕发了新生,二次创业的激情冲天燃起,部门间的壁垒春风消融,市场销售风生水起,创新超越思如泉涌……
    “走进窄的门”无疑是艰难的,但为了光明,世纪金榜必须承受磨砺,必须坚定地走出这一步。轮岗初期,很多领导非常不适应,提出各种理由,表达想回归的意愿。我一概没有理会。为了彻底纠偏,公司紧接着举行了“金榜英雄”评选活动,在八月十五中秋联欢会上,15位平民英雄诞生了,光芒耀眼。是的,世纪金榜必须要消灭干部英雄,树立群众英雄。因为,发挥群众的力量,建立规范的机制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没有人不可或缺,而世纪金榜要牢不可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就是要把世纪金榜这个营盘炼成铁、炼成钢,从点点滴滴让这个品牌更坚实一些!

                                        潜   伏

    内部治理刚刚有了起色,外部的挑战也接踵而来。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行政经济的破坏效力越来越大,赤裸裸的商业贿赂彻底搅乱了市场秩序,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意识大幅退化,竞争更加没有底限和规则。许多同行派出专人潜伏到世纪金榜,用了很多的精力盯着世纪金榜的体例稿件,花了很多的心思盯着世纪金榜的员工,非常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这一年有一部很火爆的电视剧叫《潜伏》。《潜伏》掀起了谍战片的热潮,一时之间,荧幕之上“特务满天飞”。看得多了,便有人觉得共产党的天下都是靠“潜伏”得来的。其实,两军成败,从根本上说并不在于“潜伏”,而在于民心所向、正义与否。谁掌握了正义,谁代表了民心,谁就能最终取得胜利。
    《潜伏》主人公的原型是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他完全是自觉自愿叛到共产党这边来的,不是谁用什么利益来策反的。他看到国民党大员们在接受日本的投降时,个个都发着国难财。整个的党风和国家的风气都败坏了,就在公开场合讲“国民党如果不灭亡,老天就无眼了”。 后来,吴石身份暴露并被判了极刑。一直到上刑场,他还在吟诗:“天意惶惶未可知,前途遥遥更难料。一生殚力尽忠善,如此收场太可悲”。这种为了正义而牺牲自我的“潜伏”是值得敬重的。而在现实中,许多同业者的潜伏却是出于恶性竞争的目的,动机和手段都称不上正大光明,委实扭曲了“潜伏”的精神,与余则成的英雄之举更不可同日而语。
    2009年,有个别潜伏公司多年的同志黯然离开世纪金榜团队,临走,他给多位高层领导群发了短信,讲了一些泄愤和破坏的话,这显然是一种典型的不自省自身原因、郁郁不得志情境下的猥琐之举。许多同志义愤填膺,我劝诫大家:“‘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对此,我们一笑置之就是了。无论别人怎么做,我们要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正义作为,不必以牙还牙、以邪还邪。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保持自身的廉洁、清醒和正义感,永不为之改变。”
    潜伏和坚守,像宽窄不同的两扇门,等待着我们去抉择。潜伏之类的手段固然简单而有效,但却无法获得永生,而坚守正义的原则却可以让我们时时洞见光明。世纪金榜发展到今天,所有的口碑和影响力都建立在卓越的品质追求上,建立在充满真情的服务上,建立在坦诚双赢的合作上。“潜伏”者可能会让我们遭受些挫折,但我们绝不会失败,因为正义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上,因为我们代表了民心所向!

                                        曙   光

    内部的危机、外部的功利给我的心灵带来重压。我来到了欧洲,看过了厚重肃穆的雅典古城、气势雄伟的罗马角斗士竞技场,历史的沧桑感油然而生;徜徉在静谧的威尼斯水城,我又仿佛体会到了朱自清先生所描绘的“带你到梦中去”的意境;沐浴着圣彼得大教堂的金碧辉煌,我似乎看到了文化教义的繁荣;惊艳于阿尔卑斯山的云蒸霞蔚,我耳边仿佛响起了雄浑的施特劳斯交响乐……打动人的不仅有赏心悦目的自然风光,更有文化的复兴和启蒙所留给后人的自由精神——包容的心灵、多元的思想以及对文化创造的平等对待与真诚尊重。     我来到法兰克福书展,中国是主宾国,偌大的场馆中多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展示,看着那么多穿唐装的人走来走去,令人恍如隔世;而场外却有一些宗教组织在抗议叫嚣,纯粹是对党和国家的污蔑之词,令人热血上涌。参观的外国友人对中国传统文化赞叹不已,对当下中国的理解却有否定和扭曲。其实,改革开放30多年来,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爱党爱国,我们却没有机会真实地描写现实,无法真实地反映民意心声,让舆论走进了或是溢美或是污陷的两种极端之中。
    回国后没多久,我应邀参与了山东书业高层论坛。论坛给我安排了一个主题,谈谈对民营机构介入出版的看法。这让我的心又感到了一阵刺痛,书展现场的阴霾笼罩在我的心中,久久挥之不去,我想每一位热爱祖国母亲的中国人也都会感同身受,如果再不解放思想深化改革,如果继续束缚限制维持现状,那么文化的创造力一定会退化,中国将依旧被别人诟病。
    其实,限制民营出版毫无意义。随着电子技术的日新月异,网络传播已经发展成为“即时出版”的一种形式。谁会限止人们在互联网上“即时出版”的权利?谁会在这“即时出版”中区分民营和国有?我们可以想象,如果给予民营出版机构更自由、更宽松的环境,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上,又会涌现出多少脍炙人口甚至是传唱百年的优秀读本呢?
    放开和突破肯定会有困难,比如民营出版机构的进入会让监管变得更加困难,会让意识形态的风险变得更大。但是,只要强化内容的引导和管理,这种主动放开比被动放开机遇更大。走窄的门,才能约会彩虹!     8月,出版总署副署长孙寿山为调研民营书业发展情况专程来到了世纪金榜。他的行程排得很满,原定在公司停留四十分钟,但署长越看越有兴趣,探讨起行业话题更是越来越广泛深入,尽管不断有工作人员催促,谈话还是持续了近两个小时;12月,中宣部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刘建生冒着严寒来济南召开座谈会,听取了世纪金榜深度参与出版的建议和要求。刘局长低调而又平和,令我们畅所欲言。刘局长要赶晚上6点的火车返回北京,而座谈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多。领导们的密集来访和深入调研都意味着民营书业的前行之路已被阳光照亮,“出版权”的壁垒就要突破!我们期待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打   拼

    12月底,公司办公大楼正式破土动工,我们组织了“基建部进驻工地现场办公启动仪式”,用庄严肃穆的形式为奔赴一线的同事们壮行。每个人都很激动,我的内心也是波澜起伏。金榜大厦确实寄托了我们多年来的一个梦想。奋斗十年,我们一直向往着有一个宽广舒适的家园,大家情义谐和地在那儿创业和腾飞。我曾暗暗发誓,不到梦想成真的那一天绝不更换自己的住宅。到现在我依然住在100多平方的房子里,常常会因和儿子争厕所而闹出尴尬。这期间也常常听说,有同业者购买了豪宅,增加了自己的办公物产,心里不免惭愧和难受,但我一直憋着一股劲,条件不成熟的一律放弃,要建就要全力以赴、从长计议!这次我们终于可以如愿以偿,打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园。这是世纪金榜发展历程上的一座里程碑,她将成为全国民营书业中最恢弘的建筑,她将是金榜精神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的神圣领地,她将是全体世纪金榜人情感相依幸福汇聚的温暖天地!
    “风雨多经志弥坚,关山初度路犹长”,明天的路还有很长,站在新十年的起点上,我们必须要有新的作为,新的方向,新的成就!
    临近新年时,胡锦涛总书记与首都各界群众亲切交谈,表示要与大家一起打拼。总书记的执政历程已经走过了7年,如果只是简单地守成,大可不必如此辛苦,而总书记却毅然选择“走进窄的门”,像建国初期刚刚创业一样,提出了“打拼”的口号,怎能不让我们动容?
    共和国60岁了,年轻的世纪金榜才刚刚踏上第11个年头,我们还承载着领航书业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世纪金榜决不能随波逐流,决不能放松懈怠,哪怕付出多少艰辛,留下多少苦累!

    穿越危机,经受考验,再焕生机,我们更坚定地行走在窄的门。新的十年,我们准备好了吗?让我们一起继续来打拼,可好?

2010年2月10日

 张泉董事长文章链接
2017,我们一起
天 上 的 天
 守 望
 相 信
两 个 世 界
生前 身后
时 空 之 殇
 走进窄的门
 生命的沉重
把 梦 照 亮
如果我忘了我
市 场 风 景
 草原书会抒怀
 广州书会致辞